本報特約評論員熊丙奇
  此次北京市教育部門下定決心,取消共建生,體現了推進教育公平的堅定態度,但更重要的是,要切實落實,一刀切全部取消。
  北京市教委新聞發言人表示,從今年開始,北京將取消共建入學方式。另外,今年小升初將實施嚴格的計劃管理,由區縣負責監控,“300人的招生計劃,就不能輸入301個學生的信息”。
  市教育部門明確表示取消“共建生”,這是具有進步意義的。現在的問題是,要切實執行,以消除“共建”這一擇校入學方式。
  很長一段時間以來,某些機構、部門與學校共建,被認為是機構和學校的“雙贏”——學校獲得一定的辦學資源,單位則解決了職工子女的入學問題,這在國家對義務教育投入不足時,還有一定的合理性。其實,靠共建方式來解決教育經費問題,本身就是不合法的,我國《義務教育法》明確規定,政府有責任保障義務教育經費,通過共建來減少政府部門對教育的投入,是沒有切實履行教育投入義務。
  另一方面,鑒於共建的機構大多是部委,共建的學校都是優質學校,共建校某種程度成為特權校,這顯然是與教育公平相背離的。共建機構所出的共建費,也來源於財政撥款,換言之,是用國家財政為少數特權階層人士服務。
  取消共建生,在推進教育公平的整體背景中,已是大勢所趨。近年來,輿論一直呼籲北京取消共建生,但遭遇很大的阻力。教育部門也一度有顧慮,包括擔心破壞共建單位與教育部門、學校的“友好關係”,共建單位職工的入學“福利”被取消之後的員工不滿意見等等,但這些顧慮是出於考慮既得利益者的利益,而不是公民的平等受教育權利。這種情況與當年高校取消教職工子女高考錄取優惠幾乎一模一樣,最初也遭到教職工的反對,學校顧慮重重,但當所有學校堅定推進後,大家也接受了,同時認為這確實有利於教育公平。
  此次北京市教育部門下定決心,取消共建生,體現了推進教育公平的堅定態度,但更重要的是,要切實落實,一刀切全部取消。
  值得註意的是,在此次北京市發佈的義務教育階段入學工作的意見中,並沒有明確提到取消“共建生”,那麼,在具體執行中,會否有變數,還需要觀察。另外,按照北京小升初新政,市教委批准的可招收體育、藝術和科技特長生的學校會繼續招收特長生,那麼,特長生招生會否成為“共建生”擇校的變通通道,也值得關註。
  眾所周知,我國教育部門沒少對學校的招生下達“禁令”,可有令不行,有禁不止,已成慣性。這一慣性必須遏制,才能讓小升初新政得到落實。
  相關報道見04、05版  (原標題:取消“共建”向特權校開刀)
創作者介紹

kenji

hb20hbky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